<sub id="adwzr"></sub>
  • <li id="adwzr"><var id="adwzr"></var></li>
    <small id="adwzr"><blockquote id="adwzr"></blockquote></small>

    <rt id="adwzr"><em id="adwzr"></em></rt>

  • 關閉按鈕
    移民.護照.留學
    關于我們
    服務項目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2021-05-27 12:06:33

    怎么移民伊朗!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國家

    除了伊朗,世界上最伊朗的地方在哪里?

    今天,美國是居住在伊朗境外的伊朗人最多的國家。

    01.

    伊朗裔美國人的身份認同

    根據美國社區調查2005-2007年的數據,37%的伊朗裔美國人居住在加州,最大的定居點在洛杉磯。因此,洛杉磯的伊朗移民社區被稱為“特蘭格爾斯”或“小波斯”。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2017年的數據,有47萬伊朗裔美國人;非營利組織PAAIA估計,其目前的人口在50萬至100萬之間。這些數據都沒有計入身份差異和各種原因造成的主動隱瞞,各種統計數據的差異也是相當顯著的。

    生活在美國的伊朗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

    伊朗裔美國人的自我定位有不同程度的分化,身份也是多樣的,包括伊朗裔美國人、波斯人、波斯裔美國人、伊朗人,或者美國人。此外,一些伊朗裔美國人表示,他們更愿意將自己定位為宗教人士。

    總的來說,這些生活在美國的伊朗人在民族認同、宗教信仰、收入分配等方面是不同的。然而,他們都面臨著一些共同的身份困惑。

    為了理解這種身份混淆是如何發生的,我們首先需要理解這些伊朗人是如何來到美國的。

    02.

    國家恩怨下的伊朗移民

    根據PAAIA在《伊朗裔美國人:移民與同化》報告中的劃分,伊朗移民大量赴美,歷史上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開始于1950年左右,結束于1979年的“伊朗革命”。

    第二階段始于“伊朗革命”前后,止于2001年的“9.11”事件。

    第三階段是從“9.11”事件到現在。

    先看第一階段。

    20世紀初,波薩卡的Qjr王朝逐漸衰落。1921年,當時的軍官禮薩汗發動政變,于1925年建立新政府,開啟了巴列維王朝。1935年,政府發布外交公告,將國名“波斯”改為“伊朗”。

    1941年,穆罕默德禮薩沙阿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繼位。由于他與美國的友好關系,伊朗人大規模前往美國。

    在巴列維國王統治期間,通過激進的經濟改革(“白色革命”),伊朗在一代人的時間里從傳統的農業社會轉變為現代工業社會。改革本身經濟效益顯著,但效果并沒有合理分配到各個層面。政府高支出和國際油價上漲導致伊朗國內通脹,普通居民購買力和生活水平停滯不前。

    除了經濟問題,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巴列維政府在政治和社會領域實施了高壓政策。

    終于在1978年1月,學生運動爆發,國內秩序急轉直下。次年1月(1979年),巴列維逃離伊朗。4月1日,革命領袖阿亞圖拉魯霍拉穆斯塔法艾哈邁德穆薩維霍梅尼宣布成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并當選為伊朗共和國的最高政治和宗教領袖。

    同年10月,美國總統卡特允許巴列維入境就醫,激怒了伊朗人民。11月4日,激進學生闖入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綁架拘留63名美國外交官和公民,另有3人被伊朗外交部拘留,其中52人被拘留一年多。這時,最高領袖霍梅尼表示支持學生的行為。這場“伊朗人質危機”已經成為美國和伊朗外交史上的一個轉折點。

    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國家 如今能成為他們的故鄉嗎?

    1979年,部分美國人被伊朗武裝分子拘留。由貝特曼/科爾比斯拍攝

    從“伊朗革命”到2001年的“9.11”事件,伊朗人移民美國進入第二階段,伊朗人開始大量離開自己的家園,這就是所謂的“伊朗僑民”。

    隨著新政權與美國的敵對,第二階段前往美國的伊朗人口與第一階段有顯著不同:難民、政治避難者(包括前政府官員)和少數民族(如各種非伊斯蘭教徒)較多。

    隨著“伊朗革命”和八年兩伊戰爭(1980-1988)引發的政治動蕩,大量中高收入群體也紛紛移民。

    與此同時,雖然伊朗沒有參與“9.11”恐怖襲擊,但美國總統喬治w布什在2002年的國情咨文中將伊朗和伊拉克描述為支持恐怖主義的“邪惡軸心”,隨后簽署了相關法律,限制來自相關國家的移民。進入美國的伊朗移民和難民人數在隨后幾年大幅下降,直到2005年左右才恢復。

    03.

    在「他鄉」的困境與掙扎

    伊朗人質危機破壞了美國人眼中伊朗人的印象。這給伊朗裔美國人的當地生活帶來了許多麻煩。

    據《休斯頓郵報》時的報道,人質危機期間,數百名美國人在示威中焚燒伊朗國旗。他們舉著各種標語牌:“回家吧,愚蠢的伊朗人”,“感恩節快樂——,抓一個伊朗人質”,“要么釋放美國人,要么殺死伊朗人”,“十個伊朗人等于一個寄生蟲”,“一萬個伊朗人換六十個美國人”。

    除了示威游行,反伊拉克情緒還蔓延到餐廳、商店等公共場所,甚至蔓延到大學校園。為了避免被誤認為伊朗人,很多中東人甚至在衣服上印上自己的國號。

    休斯頓大學城市校區副教授莫欣巴爾舍爾(mohsin Barschel)表示,“美國人已經把他們對人質危機的所有憤慨、憤怒和失望變成了針對伊朗和在美國的伊朗移民的經濟和政治“小戰爭”。

    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國家 如今能成為他們的故鄉嗎?

    “伊朗人質危機”后,在華盛頓特區的一次示威游行中,一個人舉著標語寫道:“驅逐所有伊朗人:滾出我的國家”。照片:Trikosko,Marion S .

    校園里歧視伊朗人的現象屢見不鮮,對新一代伊朗裔美國人的成長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一名伊朗裔美國青少年說:

    “雖然我身邊的人從來不會公開討厭我,但他們會拿我這個伊朗人開玩笑。他們開這些玩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不認為這是冒犯。我有一個朋友,他知道伊朗人和911沒有任何關系,但他仍然稱我為“恐怖分子”,因為這很有趣。我只能試著去理解他?!?

    伊朗記者塔拉巴赫拉姆普爾生動地描述了她在“伊朗人質危機”后的童年:

    “我想知道我的同學是否知道我來自伊朗。班上沒有其他伊朗人.我討厭電視上那些戴著黃絲帶,大聲呼喊伊朗人騎駱駝回沙漠的人.我討厭那個把沙灘男孩樂隊的“芭芭拉安”歌詞改成“油炸伊朗”的樂隊.你不能告訴別人你是伊朗人,他們會打你?!?

    在“伊朗人質危機”期間,美國兩大主流雜志《時代》和《新聞周刊》分別出現了題為“殉難信仰”和“伊朗的殉難情結”的文章,形容伊朗人“非理性”、“渴望殉難”、“不愿妥協”。

    為了避免美國社會對“伊朗”一詞的負面印象,一些伊朗裔美國人開始自稱“波斯人”,以區別于目前伊朗的伊斯蘭政府。他們一直在美國的電視臺向伊朗僑民傳播非伊斯蘭的波斯民族身份,尤其是在南加州。這些在美國的伊朗電視節目大部分是由君主立憲制的反霍梅尼支持者主導的。

    04.

    刻板印象下的沖突

    1987年,美國普渡大學的一項調查顯示,伊朗裔美國男性的刻板印象是敵對、好斗、永不妥協、骯臟、傲慢和傲慢;伊拉克裔美國女性的刻板印象是以家庭為中心,順從,保守,驕傲。

    無獨有偶,到了2013年,另一項針對南加州大學本科生的調查顯示,中東本科生的刻板印象是反西方、多疑、善于討價還價;中東女性的刻板印象是安靜、內斂、抑郁、以家庭為中心、多子女、保守、家庭主婦。

    另外,由于伊朗移民在美國的收入水平普遍處于較高水平,一些美國人一度對伊朗移民產生了負面印象:戴著金項鏈開著豪車,在加州洛杉磯的Rodeo Drive購物,象征著財富和名望。

    這些刻板印象顯然是夸大其詞和片面的。哥倫比亞大學文學教授愛德華薩義德認為,美國人對革命后的伊朗缺乏了解,將伊斯蘭教與戰爭、謀殺和沖突聯系在一起,并將穆斯林描述為反美和不文明的。

    這種趨勢今天依然存在。根據美國友協2018年的數據,近一半的伊拉克裔美國人表示,他們因民族身份或原籍國而受到歧視。2017年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穆班令”,伊朗首當其沖。不用說,大多數伊朗裔美國人反對禁止穆斯林。

    在融入主流社會的同時,伊朗人繼續在美國建設和塑造自己的社區,努力保持自己的文化。比如在洛杉磯、貝弗利山等地,他們聚集在一起生活,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傳統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習俗。

    面對美國主流社會,他們保持一定距離;面對現在的伊朗,他們很難回歸。很多原因導致了他們夾在中間。

    目前,許多生活在美國的伊朗人沒有回國定居的計劃。在這方面,一位在伊朗出生并在美國長大的34歲伊朗裔美國人在2008年的一次匿名調查中寫道:

    “如果有機會,我想回伊朗。對我來說,回到我的祖國,回到我的祖先生活的地方,回到我生命開始的地方,意義重大。有一個地方我知道的很多,但知道的很少。但是,我不會移民,因為現在我找到了一個可以自由說話、自由思考、自由做事的地方,找到了一個可以充分發揮自己聰明才智、自力更生的土地。離開這樣的地方太難了?!?

    05.

    「且認他鄉作故鄉」

    美國政治學家塞繆爾塞繆爾亨廷頓在他的著作《我們是誰?》中總結了全球化時代人們身份和特征的雙重特征。

    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國家 如今能成為他們的故鄉嗎?

    《我們是誰?》作者:塞繆爾亨廷頓譯者:程出版社:新華出版社

    一方面,人們的身份趨于具體和狹隘:

    “現代化、經濟發展、城市化和全球化使人們重新思考自己的身份,并從更狹隘、更密切和更社區的角度重新定義自己的身份和特征。國家層面以下的文化認同和地域認同比廣泛的國家認同更受關注。人們認同最像自己的人,認同被認為具有共同民族屬性、宗教信仰和傳統的人,認同傳說中的共同祖先和共同歷史的人?!?

    另一方面,人們的身份超越了國界,趨向于普遍化:

    同時,身份/身份狹隘現象出現。這是因為具有非常不同的文化和文明背景的人們越來越多地相互交流,現代通信手段使那些相距遙遠但具有相似語言、宗教或文化背景的人能夠相互認同.超國家身份的出現.與此同時,它加劇了身份認同的縮小?!?

    最終的結果是“各種社群共同生活,相互擁抱,相互交流,相互分離?!?

    對于伊朗裔美國人來說,他們失去了“故鄉”,試圖在自己的“異鄉”中尋找和建立“故鄉”。

    問題是,美國真的能成為伊朗裔美國人的“故鄉”嗎?

    聯系方式:13306647218

    掃碼添加微信
    美女脱内衣内裤看全身图片